文/立夏

昨晚大舅发微信给我,其中一句话说,你弟弟就随他了,他从小就是个有自己想法的孩子,你父母现在最担心的是你。

我哑然失笑,这句话的意思是不是说,因为我从来都不是个有自己想法的孩子,所以他们才需要为我担心,而我又不按他们的想法去做,他们就更担心。

那么,我到现在都坚持没生孩子,还不算有自己的想法?!

哈哈,当然不算,在他们眼里,这只能说明我有问题,大大的问题。而我每天还自得其乐的享受单身生活,在他们眼里简直就是大言不惭大逆不道还恬不知耻……呃,这几个词可能有些激烈,不过我想他们生起气来的时候还真是这么想的。

*****

不知道有多少人仔细想过我为什么要结婚要生孩子,大家都欢天喜地地奔向同一种生活,哪怕鸡飞狗跳抱怨连天,最终还都能一脸虔诚的跟我说,你总要结婚的嘛,你早晚要生孩子的嘛。

是啊,我没否认这种生活啊,只不过我在用我自己的方式过生活啊,而我的方式又恰好和大部分人不太一样啊。

即便我更虔诚地跟他们叙说我的意见,也几乎没办法跟身边任何一个人聊诗和远方,聊生命和理想。

当年一说起毕业两年不靠家里资助买房,别人就说不可能;一说谈着异地恋,别人就说不靠谱;一说离开双方父母在另一个城市生活,就说太难了;一说享受两人世界,就说俩人结婚几年了还能有啥可说的……

可是,买房靠父母就心安理得,靠自己为啥就挺不直腰杆;婚前不接受异地,为啥婚后就可以离开家闯荡;扒家靠父母就天经地义,自己搞定生活怎么就很惨;结婚没多久就审美疲劳,怎么就能相安无事的过下去……

你们的想法是想法,我们的为什么就是奢望;你们的生活叫生活,我们的为什么就叫折磨?

Charles先生说,我好像天生就是为了打破那些“不可能”的,不是有一句话说吗,别人所谓的不可能,是因为他们确实不可能做到,他们做不到的事情,自然就说不可能。

*****

这种不可能,估计对他们来说就是思维不正常吧。几年前,我也觉得自己不正常,直到我读到连岳老师的文章。

应该是大三的时候,对面宿舍的同学拿来一份报纸,上海壹周,我随便翻到了“我爱问连岳”,从此开启了“更不正常”的思维旅程。

从南方周末到我爱问连岳的一二三四册,连岳的文字在最犹豫最孤独最煎熬的时候给我支撑,那感觉丝毫不亚于高中时代支撑我努力学习的一段段好文好句。

连岳说,“无趣的势力太大,个人的沉沦反而有了充足的理由,爱情的样本太烂,我们就都成了蹩脚的演员。”

他还说,“爱情是两个强者的风花雪月,不是两个弱者的苦大仇深。”

连岳不知道的是,他这句话奠定了我的爱情婚姻观,让我从一个唯唯诺诺犹豫害怕的小女孩,变成一个极度强硬的自我坚定者。

Charles先生经常会非常感慨的问我,你说当时我什么都没有,没钱没房子(房子还没交付),你怎么就敢和我结婚的?

我说,我也什么都没有啊~我工资比你低,能力比你差,性格比你软弱,还指望不上家里人,我什么都没有,为什么要求你什么都有啊?

这是我当年真实的想法,确实是因为我一无所有,所以只能赌上自己的爱情,而我要的,就是有人用一份同样真诚的爱情回馈我。至于其他的,如果藏在一副趾高气昂虚伪游戏的面孔后,对我来说仍然一文不值。

*****

自从有了Charles先生,我就有了另一条腿,连岳就成了我逃离世俗生活的翅膀。

原来我也没觉得自己多坚定,后来发现在人生最重要的决定中,我比许多人都清醒坚定得多。

如果有对生活感觉很无望的朋友,或者对许多选择很迷茫的朋友,确切的来说是与身边人格格不入却找不到支撑的朋友,建议可以看看连岳的文章。

人活着,总要有一些自我坚持吧,否则,我怎么能称之为我呢,至多是我们吧。

*****

记得以前看过一篇文章,说年轻的夫妻没有隐私,亲戚朋友恨不得伸出脑袋来密切关注一下他们的生殖情况。

当时看的哈哈大笑,没想到自己也走到了这一步,我真的庆幸自己从一开始就没有妥协,没妥协自己的爱情,所以不用妥协自己孩子的人生。

这种感受现在还不明显,但是我相信会越来越明显。我觉得人生好像是多米诺骨牌,你不小心推倒了一小块,根本不知道它最终会波及到哪一块,这中间,可能是长长的岁月。

上学的是老师经常说,学习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可是进入了社会,这句话才真正应验,年轻的时候太过于沉溺于简单愉悦的生活,以后的日子可能会越过越难。

我不羡慕去新马泰蜜月旅行的朋友圈,因为知道那不是我当时能过的生活。我只知道要按照自己的意愿过生活,必然要付出很多很多。

可是,再难,为了未来都值得。毕竟,我的空头账户,只能自己努力往里面存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