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德鲁伊

孤独的标志,不是夜晚开着的灯,而是黑暗里睁着的眼。—题记

 

我从不失眠,我睡不着的时候喜欢闭着眼。

曾经几次起夜,然后窗外远处高楼上,总是有几盏灯亮着。偶尔想,这些人还不睡,辛苦。和朋友交流这事儿,朋友说我没心没肺,真失眠的人,只会睁着眼,不会开灯。

手机看累了,扔下;身体疲倦了,洗个舒服的澡;拿本书来催眠,感觉马上倒头睡了,只要放下书、闭上眼,你发现自己瞬间又清醒了。

你开始注意晚上不喝茶、少吃饭,走路、慢跑、瑜伽。你身上却像装了转换开关,困的像狗了,只要沾上床,你就清醒的无以复加。

喝点酒吧,微醺、浑身热热的,一切在眼里朦胧如纱的美丽,睡的安稳,自己的鼾声都隐约听得见。只可惜,半夜渴了起来喝水,一杯水下去,头很疼,还无比清醒……

据说,对过去不满,早起的时候会无比疲惫;对现在不满,你永远觉得自己不在状态;对未来担忧,你会在深夜里辗转。

青春走了,中年来了?

中年和青年有什么区别呢?青年就是,你以为你是一个不一样的人,骨子里却就是个普通人;到了中年,却是,虽然你明知自己是个普通人,却连承认的权利都没有。

中年是否油腻,这个约摸着和现在无关。岁月能给你包浆,一定和你的材质和经历有染。多年的媳妇熬成婆,最后成为的是“婆”,不是“你”。就算被再多的人鄙夷,你晓得你的中年是你自己的,没什么见不得人,也正常的不得了。

你懒得寻找“我”,你的角色已经太多了,为人父母、为人儿女、为人领导、为人下属、为人朋友、为人情人、为人提款机、为人工具……,每一个都天经地义,缺这一个“我”无所谓。

你的中年,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,一个人猥琐的涕泪横流。

你在“追忆似水年华”和“幸好岁月已流逝”中转换,咀嚼后的渣子,名叫:孤独。没什么味儿但可以让你占着嘴,不用说话也不用思考。

拿寂寞说事的估计都还年轻,拿孤独说事的应该老大不小了。真到开始享受孤独,不恐惧,甚至有点上瘾,离那个走失很久的“我”,邂逅的时刻快到了。

***

学习冥想,静心止思。冥想和读书是一回事,总要学会随时随地。当我们不能感知我们的身体、不能让大脑停止思考,造成的混乱,不是一个孤独可以搪塞过去的。冥想让身体清明,拨云见天。静心的目的很简单,感知自己身体的细微末节,让意识成为可控。

承认自己是一个普通人。网络时代,你最多了解的是别人的成功和光鲜。于是,你以为这个世界上存在最多的是成功的人。而沉默的大多数,只有在“为什么我不成功”里自戕自残。你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,你这辈子唯一能成功的就是做一个“与众不同的普通人”。

培养一个爱好吧。与“我”可以独处,通常都是圣人的专利。君子慎独,鼓捣一些不打扰别人的爱好,会让你在孤独的时候似乎有知己相伴。“人无癖不真”,享受达成自我的满足感,那些爱好会让你更像一个活生生的人。

总要锻炼一下身体的。人唯一能左右和负责的,一定不是你的容颜,而是你的健康和身材。微胖但健康,眼睛明亮,这个不需要你的运气和财富,需要你对自己的爱,对别人的爱。健康是你的底线,身材是底线的标准。

不要被情绪左右。何为君子,不贰过、不迁怒。不贰过很难,你的磨难看多了,其实都差不多,说是短板也好,说是性格也行。但这个不迁怒,是稍稍注意点就成的。嗔恨心不毁善根,可以有情绪。情绪来了,出现了,别转移到他人身上。

学习什么时候都不迟。你被别人超越,不是因为别人跑得快,而是你停止了。每周的自我清单管理,只问自己这周又学到什么即可。你追什么都行,这个世界不是被驱赶就是被吸引。唯一能让你定住神的,就是学点新东西。

微笑和感恩会让你看起来很好。多久没有发自内心的微笑了?多少笑是敷衍和搞笑?多少时间里,你已经只记得世界的险恶,而感受不到一点值得感谢的事情和人?想想你周围看起来很好的人,他们一定心存感激、带着微笑。

***

你以为孤独可以找到自我,却发现,越孤独,自我越虚无。

你以为孤独是和中年划等号的,其实也就是个不得已的结果,是因为你感觉不到“我”了,黑暗里你睁着眼。

***

我一直有个小妙招,让自己的心情变好,那就是拥抱,试着和你的亲人朋友拥抱,一下下就好,但需要用一些力……